蘇黎士投機定律 – 論直覺


warrenbuffett

直覺,是對自己即將購買的股票和企業的第一感覺。這種感覺是建立在對企業的充分瞭解之上的。但是,這種感覺很容易受到所謂的市場行情的干擾,特別是那些對股票投資不熟悉的投資者,往往受到這種干擾的影響而改變原本是正確的投資決定,結果卻適得其反。所以我對自己的直覺特別有信心,幾乎所有的投資決定都是來自於自己的直覺。這一點也不誇張。

— 華倫 巴菲特

主要定律七:論直覺

可以解釋的預感或直覺是值得信賴的

身為一個投機者,你可能時常會出現一些直覺,但你不知該如何處理它。一般人應對直覺通常有三種態度:

一、藐視

許多投機者刻意忽略自己的預感,甚至嘲笑別人的。他們堅持事事都要有事實的證據來支持一切投機活動。但這些證據通常是愚蠢的,如技術分析和經濟學家的預測。因為你一定可以找到完全相反的指標、或者是不同機構所做的相反預測。

二、完全信任

過分信任預感而沒有保留。任何難以捉摸的直覺都可以變成行動的理由,甚至當理性的分析顯示完全不同的結論時,仍然依照預感行動。這種過度自信與驕傲會導致不幸的可能。

三、合理的使用

這裡是我們想說的,正確的態度。有此直覺必定有所原因,我們不能一概忽視或一概採用,我們要做的是理性分析此直覺,是否有其合理的理由

所以第一步要找出預感是哪來的?例如當你忽然有強烈的預感:『我相信這家公司比現在看起來的更糟』時,這個結論可能是根據儲存在你腦中實際可靠的資料推演而來,只是你不知道你腦中有這樣的訊息存在。

在長時間以來,你可能不知不覺的吸收了許多關於這家公司的資料。例如你一直在研究這個相關產業的新聞、這家公司負責人在新聞媒體上的發言、產品的公開銷售數據、高階人事的異動新聞、甚至是一些同業謠傳的小道消息等,這類不同時間的資料開始在你腦中連結,自然而然形成一股直覺。而這再也不是毫無根據的直覺,是根據腦中實際的資訊所做的一個投資決策,或是投資觀點(View)

當預感襲擊你的時候,你第一件要自問的事情是:是否在你的腦中存在大量的此類資訊,而足以形成這個預感。雖然你不能準確的知道有關的數據是什麼,但是否有可能存在呢?

預感必須受到這種嚴格測試的理由是有時候我們有瞬間的直覺,但它們卻不是基於可靠的事實。

一天早上你在閱讀報紙時,偶然發現A公司的新總經理就職時的一段話,裡面慷慨激昂的陳述他將會帶領公司到新的境界,擺脫公司之前的官僚制度,重組團隊,以創新力量再起,重新獲取市場。突然你被這段有力的文字給打動,產生一股預感,你相信這家公司會煥然一新,擺脫障礙,股價將會從谷底翻身,像火箭一樣直衝雲霄。在你準備下單之前,不妨冷靜下來測驗這股預感:

『好吧,讓我們鎮定的看看這件事,你對A公司到底了解多少?』

『你是否對它做過特殊的研究呢?』

『關於這位新總經理,你對他的了解有多少?』

『如果你以前從未聽過他,你到底有多大的理由相信他說的話呢?』

『新聞記者也不一定真正認識他這個人吧?關於他的報導也可能是公司預先寫好的稿子吧?』

『好吧,讓我們喝杯啤酒,忘了這件事。』

不管你怎麼做,所有的預感都要經過測試。無論它多強烈,也不要讓它哄騙你進入過度信任的狀態,要保持疑慮

次要定律十一:絕對不要把希望和預感混為一談

當你非常希望得到某樣東西時,你會輕易地相信將來必然會如願以償。當你買進了某支股票,你是否認為它能為你帶來大量獲利?這是否是值得相信的預感?或者它只是希望?

我個人的看法是,在任何時候,只要我存在著希望會發生的事即將會發生的心理時,我便會持高度的懷疑態度。這時我們應該特別小心檢查預感、加強戒備。

我更傾向於相信相反的預感:我不希望發生的事即將會發生的壞預感。如果我買了某支股票,而出現了這支股票會不停往下跌的壞預感,我會趕緊脫手。

結論:

直覺並沒有魔力或帶神祕色彩,它只是平日思考經歷的現象。你會知道某些事,但你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。

定律會規勸你對直覺勤做檢查,如果要信任它,一定要先試著解釋它

 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