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值的迷思


shokujin

CP值(Capability/Price Ratio) – 性價比,維基百科解釋如下:

性價比又可寫作CP值(Cost-Performance ratio),字面上看起來像是價格對於性能的比值,實際上是性能對於價格的比值。當一個產品改善時,CP值會上升,換句話說,當CP值上升時,實則上是性能對於價格比值上升。

中文已經習慣意譯為性價比,CP值已成為習慣用法或直接以Capability/Price解釋。

不知從何時開始,CP值已經是人人掛在嘴邊的一個詞。我一直覺得這是台灣電子品牌商的陰謀,有意地將這個詞用在行銷語言上,讓CP值對購買的影響力發揮到極致。

以手機舉例,如果定義CP值 = 1,代表是智慧型手機基本所包含的全部功能,價格1萬元,以下四種產品可能都會認定為CP > 1,也就是高CP值。

  1. 功能 (一樣) <-> 價格 $9000
  2. 功能 (多一點) <-> 價格$10000
  3. 功能 (好很多) <-> 價格 $20000
  4. 功能 (多一點、但用久了不太穩定) <-> 價格$4000元

但以我的經驗看來,會被最多人稱CP值高的順序是:4 > 1 > 2 >>>> 3

會有這樣的結果不意外,因為人對可絕對量化的數字敏感,對功能不敏感。所以CP值變相成為低價格的代名詞。這也剛好是台灣製造業的強項(cost down)。不投入人力成本研發高品質的產品,一昧追求低價。報導在報iPhone拆機時,只算材料錢,好像軟體寫不用錢一樣。用這個道理硬推,也去算人家鬍鬚張的滷肉飯成本、鼎泰豐的炒飯成本,然後就說他們吃定消費者、獲取暴利,沒良心。說真的,CP值最高的叫做自助餐啦,自己拿盤子自己夾,吃完之後還要記得自己回收。

一昧地追求低價,於是我們只配得上台灣大大小小的食安危機。因為台灣品牌廠商追求物美價廉,一旦達到基本水準無須耗費任何力氣(Ex: Android、Windows系統就已經夠好),就看不出品牌的差異化,海水退了發現根本沒有人穿褲子,只好再往低價殺去。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金鐘獎提名事件,吳宗憲不也說『台灣綜藝節目是CP值最高的,用那麼低的製作成本能製作出好節目?』而這也呈現出台灣的氛圍是炒短線,不願意在沒有回收的狀況下長期投資。

我們應該暫時拋下這個萬惡的CP值,不要那麼功利算計的去做每件事。主事者、老闆們應該還是有點浪漫、任性。我不希望每一家餐廳都是王品集團開的,我不希望大家賣產品都在拚低價比爛。我寧願看到有些人堅持理念,做他認為好的東西跟服務。而我認為只要用心,不斷精進,就能把事情做好,就像充斥日本的職人文化一樣。當你吃到、摸到、看到職人們所呈現出來的東西時,你一定會有所感動,甚至看到他背後長時間的努力與用心。

這才是我想追求的高品質社會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