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ny Robbins – I Am Not Your Guru


If we can realize that life is always happening for us, not to us… game over, all the pain and suffering disappears.

人生中發生的所有問題與困難,都是為了讓自己變成更好的人。

這句話裡,我感受到英語介系詞的強大。for代表這些happening是禮物,to則是代表我們是被動的接收,毫無招架反抗之力。心態上的確天差地遠。

昨天把整部紀錄片看完了。其實還蠻好看的,讓我想起好幾年前去卡內基參加的培訓課程。只是Tony Robbins的強度大概是卡內基的好幾倍。

像這樣的課程,喜歡的人喜歡,討厭的人則是理由差不多:講師會用燈光、音樂、語言等工具催眠聽眾,讓聽眾在那樣的環境之下大叫、大笑、大哭。而這種極端的引導方式,也許會讓有些人走火入魔。更常見的情況是,大部分的人,回去後因為無法再重建這樣的環境激勵自己,所以課程的效果在結束之後幾週內就消失殆盡。

我個人則是持相反意見。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,卡內基也有某一堂課是做角色扮演。就像Tony Robbins紀錄片裡,那個把自己當作獅子咆哮的男子一樣,我們的角色扮演有好幾種角色,姿勢、表情、音量都要確定作到位,講師才會放你通過。第一次覺得真是荒謬:大聲說『我是森林之王!』,然後捶胸對空呼喊的表演,對我們的成長會有什麼幫助呢?

不說別人,但對我是真的蠻有幫助的。

首先,要在一群同樣的學員之前做這樣的表演,就已經是踏出一大步舒適圈了,然後看到其他人的表現,自己絕對會被激勵。再來當眾表演完了之後,其實一種很難言喻的自信心會產生,舞台怯場的心理會慢慢地消失不見,然後暗自覺得做到了原本以為做不到的事。

卡內基課程我後來又回去了兩次當課程的學長。後來歸納,像這樣的成長課程有幾個成功要素:

  1. 在課程執行中,要寫下一些個人的願景目標,例如三個月後在各個方面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。課程一開始就讓學員很認真的去訂定實際執行的計畫去達成目標。講師或學長也會依據學員定的目標,給予不同的coach。
  2. 互助小組。基本上會花一筆錢來上課的,心態上都比較願意開放。所以參與度都很高。倒是卡內基有那種公司花錢派來訓練的,通常要過幾個禮拜才會從觀望變成參與。上課時我們會分組,讓這些組員無論是線下或線上都能彼此討論幫助。讓每個人都知道:I’m not alone非常重要。
  3. 課程結束後。要繼續維持上課的熱情跟成長速度,真的非常難。所以第二點提到的小組非常重要。拜現代科技所賜,Facebook是一個很好維繫關係的工具,通常大家都會加入好友,在日後還有機會能夠彼此關心跟鼓勵。

我想說的是,為什麼像這樣的研討會,都要做這些很誇張平日不會做的事情?我覺得有其必要。像我現在都過好幾年了,我腦海裡還記得的片段都還是一些當初覺得很embarrass的moment,但現在想起來並不覺得尷尬,只覺得自己當初是怎麼做到的,想想很不可思議。

回應墊底辣妹的那篇文,也許這樣的好處是保留一點自己的可能性,知道自己仍然保留一些可塑性與空間的吧。

 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